几乎所有的焦虑都源于这一个小问题

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,现代社会每个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——忙。

忙得没时间见面,忙得没时间吃饭,忙得没时间做爱,忙得没时间听清别人说的话就匆匆行动……

可是你问他:“你到底在忙什么呢?”他愕然。这个问题往往让我们在忙碌的麻痹中抬起头来,茫然地望向被搁在角落里的问题。

几乎所有的焦虑都源于这一个小问题插图

忙什么呢?愕然之后,你可能说出一些事情:

“最近公司人员结构调动频繁,我在忙着不被淘汰”
“孩子刚出生,换了工作,在努力赚钱养家”
“我都三十了一直被爸妈催婚,我忙着找对象呢……”
“我这个项目再不做出成绩来,这个风口又赶不上了……”

这让我想起作家木心的一句话:“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”,这可精准地描述了人生的深层焦虑,一如热锅上的蚂蚁,奔忙、寻找、焦灼,并非因为现实困境,而是因为在每个具体问题下的心灵困境——我该如何存在?

正像抚养一个孩子,你会说孩子断奶我的生活就好了;可断奶之后还有学步,学步之后还有学说话,学了说话之后还有上幼儿园,还有小学、中学、大学……

既然焦虑永远都在,那么和焦虑相处的“我”就更重要了。

成长是自我操作界面的更新

一个减肥的好朋友昨天跑过来跟我说:“昨天大吃大喝了,好后悔啊。”

她又开始习惯性地自责:“你说我怎么总是管不住自己。”

我提了个问题:“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不是自控力的问题,而是目标设置的问题?”

如果你把“快速瘦下来”当成一个僵硬、单一的目标,那这次计划外的吃喝就变得相当不能容忍,这是一次挫折和失败,人就会变得自责。

但倘若现在换一种思路,“瘦下来”不是一个最终要到达的目标,而是一个不断出线又拉回的过程呢?

比如,我发现这个朋友经常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吃大喝,她并不是真饿,于是,我提醒她小心这个信号,下次心情不好的时候,手边放的应该是低脂饱腹的黄瓜,或者是找到另一个“对自己好”的方式,哪怕是去买买买,去唱歌,跟朋友交谈,等等,这些事情能缓解压力,从而修复心情,降低驱动大吃大喝的无意识动能。

很多时候,我们的焦虑来源于想要完全控制目标,而缺乏对过程的理解、细致的自我关怀、深度的觉察练习……好像只要“命令”自己、做不到就“惩罚”自己,这样就能做到了。

这可以说是对心灵的暴力,大多数时候,这种方式加剧了焦虑,也让焦虑一再循环。焦虑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焦虑的重复,将会使我们在各种情景里捉襟见肘。

一边焦虑,一边成长

存在主义心理学家欧文·亚隆在描述死亡焦虑时,用了一个比喻:“你不能直视骄阳,也不能直视死亡。”因为骄阳让人眼睛受伤,而直视死亡,会让人心生恐惧,惧怕未来。

人的本性如此,人面对焦虑时,本能地想要逃避,因为焦虑会带来巨大的恐惧,会让我们失去安全感。然而直视这种焦虑,不断把未知纳入我们的心智,是成长的最好途径。

人生最值得期待的,就是这些在焦虑之下直面自我的瞬间。

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们带着我们刚来的时候“没有的东西”,这些东西包括你体验到的爱和记忆等这些珍贵的情感,更包括你在这段旅程当中经过世事磨砺的一颗更加精纯、信息密度更高的灵魂。

如何才能利用好每一次的焦虑,给人生打开一片新的天地?

你真不该讨厌那些让你焦虑的事,因为每一件让你焦虑的事情,都是上天为你打开的一扇门,都是一次成就全新自我的开始。

在这个世界上,谁还不是一边焦虑,一边成长?

标签

发表评论